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一无的博客

热爱生活 珍惜生命 遵纪守法 平安幸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身体残缺,思想正统,做人诚信,一诺千斤。性急如猴,疾恶如仇。关注时政,喜欢读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[铁道兵家园网]: 咱当铁道兵的人(连载之二)  

2015-06-04 11:01:12|  分类: 国家建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咱当铁道兵的人(连载之二)
2015-05-31 17:04:18 来源:铁道兵战士的博客 作者: 
 
导读:1970年岁尾,我在黑龙江省嫩江县的铁道兵农场收到通知,让我速到位于湖北省光化县的铁道兵第A师入伍。当时,父亲在铁道兵第M师任职。M师的干部子女可以选择铁A师、铁L师、铁O师当兵,而此时L、O师正在北京兴建地下铁道。父亲认为在大城市里当兵没有什么意思,得不到..

1970年岁尾,我在黑龙江省嫩江县的铁道兵农场收到通知,让我速到位于湖北省光化县的铁道兵第A师入伍。当时,父亲在铁道兵第M师任职。M师的干部子女可以选择铁A师、铁L师、铁O师当兵,而此时L、O师正在北京兴建地下铁道。父亲认为在大城市里当兵没有什么意思,得不到真正的锻炼,铁A师是铁道兵的老大哥部队,军史悠久、作风过硬。父亲的选择其实也很符合我的愿望,毕竟在北京生活的时间太久了,没有一点新鲜感。走南闯北、独行天下的滋味,对一个男人(其实是男孩)有着巨大的诱惑力。

从东北回北京时,身上几乎一文不名。当时带去的一架手风琴,是从永定路委托商店花15块钱买的,当兵肯定用不着了,就转手卖了20大洋。母亲托大舅从天桥买了一双上好的毡靴,寄到东北,没舍得穿一回,也卖了20块。再加上知青战友的慷慨解囊,又凑了些散碎银两,腰包渐渐鼓了起来。

从嫩江回到北京,在舅舅家懒懒散散的过了十几天清闲日子,心想当兵就算套上嚼子了,多玩儿一天算一天吧。十几天里,母亲连发三道金牌,令我火速离京南下,舅舅一家也催促着我尽快上路。看来只能动身去湖北找部队了。

离开北京的时候,心情很豪迈。但在火车隆隆的行进声中,我怎么也想象不出当兵的生活会是什么滋味?在地图上找了半天才找到的光化县,究竟是个什么样子?一个人的旅行,是件极其枯燥的事情。

沿京广线南下到武汉,逗留了一白天,晚上又乘火车沿汉丹铁路北上,第二天黎明时分终于到了光化火车站。

如果和北京相比,光化只能算是个弹丸之地,但却充满了异乡的神秘感。当时我并不知道,未来的五年,我将生活在这个小小的县城里,并在这里留下许多终身难忘的记忆。

火车站很小,位于县城的东侧,一条不宽的马路向西贯穿县城,一直通到汉江边上。

天刚刚亮,街上的人稀稀落落,东来西去的军车却很多。军车上挂的车牌不是“亥1”就是“亥2”,凭我的军事常识,只要盯住这些军车就能找到要去的地方,十几分钟后这一点就得到了证实。其实,在这么一个小县城里,就是傻子也不会多走多少冤枉路。

部队的招待所称转运站,我到的时候就只剩下最后一套军装了。接收新兵的干部不无挖苦地埋怨到:“你还来呀?新兵训练都快结束了。你说你算那年的兵,要不明年再来算了。”

“别价,你们干脆把我送老连队算了。新兵训练那点东西我都会。”油腔滑调惯了,我一脸的无所谓。

“美死你。你是不是成心躲新训!”一句话就戳穿了我蓄谋多日的阴谋。

我早就知道新兵连的生活最难熬,新兵崽子只有扒下一层皮来,才算真正开始加入军人的行列。其实我并不怕新兵训练的艰苦,在火车上待的功夫大了,也找不着能聊天的人,跟他们练练贫嘴罢了。

穿上皱皱巴巴的新军装,样子有点傻,但在那个年代这就是最时髦的服装了。新发的一床绿军被,让我特麻利地打成一个标准的背包,一边插上一只新胶鞋,崭新的军用挎包,右肩左斜。都收拾利索了,让发军装的那位老兄看着只晕。我心里话:这算什么呀?打生下来就算,我也在军营里活了16年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