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一无的博客

热爱生活 珍惜生命 遵纪守法 平安幸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铁道兵家园网]: 咱当铁道兵的人(连载之六)  

2015-06-17 15:47:10|  分类: 国家建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咱当铁道兵的人(连载之六)
2015-06-12 14:07:25 来源:铁道兵战士的博客 作者: 
 
导读: 新兵训练结束后,我特怕分到三连去。我怕老兵们都来纠缠我找对象,那我成什么了? 其实部队的首长们深思远滤早有打算。十几个“后门兵”分别去了一连、二连,有女兵的三连根本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。我被分到了修理营二连。 老连队就是好。我记得第一顿饭吃的是辣..

   新兵训练结束后,我特怕分到三连去。我怕老兵们都来纠缠我找对象,那我成什么了?

   其实部队的首长们深思远滤早有打算。十几个“后门兵”分别去了一连、二连,有女兵的三连根本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。我被分到了修理营二连。

   老连队就是好。我记得第一顿饭吃的是辣椒炒牛肉,真是香得无法形容,感觉象是一步上了天堂。新兵的到来,给连队补充了新鲜血液。新兵们很快就分到了各班。

   我们连队是专门从事汽车修理的,就象地方上的汽车修理厂,工种齐备,设备齐全。一班专修发动机,二班镗缸镗瓦磨曲轴,三班修理前后桥,四班……我被分到了九班。

   九班是汽车电器部分的专业修理兼管交流电器的维护,是全连技术含量最高的工种,因为电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,对文化水平不高的战士来说,充满了神秘色彩。我对分到九班并不满意,而是特别钟情开汽车这种工作。用了三天的功夫,想了一百个理由,终于在第四天去找了连长。

   “能不能让我去验车班?我不想当电工。”我鼓足了勇气,向连长提出要求。

连长瞥了我一眼:“什么理由?”

   “我想学雷锋呀,雷锋就是开汽车的嘛。”这是我准备的最有力的一个理由,但说出口时心里只发虚。

   “学雷锋?雷锋是党叫干啥就干啥!雷锋挑工作吗?瞎胡闹!”连长一句话就把我三天的心血作废了。

   “雷锋运气真好。”我嘟囔着从连部逃了出来。

   自从死了学雷锋开车的心之后,就只有一心一意的当电工了。我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工种。连长就是电工出身,经验丰富老到,表面上严厉无比,实际上也有诙谐、幽默的一面,我喜欢和他聊天儿,甚至有点崇拜的味道。

   连长张GZ,湖北黄冈人,林副统帅的老乡。当年40来岁,早先是当兵的,后来转为随军职工,再后来因部队需要又重新入伍,并且当了连长。这位连首长挺有特点,个子不高,敦敦实实很有点行武出身的派头,胡子拉茬的不修边幅,嘴里时常叼着根烟,熏得俩眼总是眯缝着,偶尔一乐挺能感染人的。连长的妻子随军,在我们九班当职工,干电瓶翻修的活儿,属于最脏最累的工种之一,她是上海人,长得骄骄小小的。连长怕老婆是人所共知的事情,但我挺理解这种老夫少妻的关系的。所以后来连长两口子有什么过节儿,我常是第一个挺身而出的兵。

   与连长性格截然不同的指导员李SG,黑瘦黑瘦的,是个严肃有余言语不多的人,和指导员谈话,双方都会感到有些紧张。李指导员的腿好象有伤,走路的时候总是一条腿拖着另一条腿在前进,他在给全连讲课时,常常会弄得满头大汗,他很认真但是口才稍差,有时会让兵们在课堂上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  副连长姓马,副指导员姓刘。当时有句顺口溜:指导员是毛选四卷;连长是步枪手榴弹;副指导员是锣鼓喧天;副连长是伙房猪圈。说得就是连队干部的日常工作分工。

   我们九班有十几个兵,六八年的湖南兵有盛HQ、尹HS、张ST,六九年的河北兵有王DR、阎DY,七零年的安徽兵有吴HQ、冯QL,七一年的兵有江苏的申NC、广东的谢LH,再加上我。排里的技师何WE也是搞电的,所以算我们班的一员。还有一个姓陆的上海籍老职工,单独住在配电房里,也是九班的人。盛HQ是班长,王DR是副班长,尹HS给我当师傅。

   一个班住在一间大屋子里,东西各一排大通铺,每个人占不到一米宽的位置。俗话说:大小是个官儿,睡觉得把边儿。所以,盛班长睡在进门的地方,王班副睡在最后的一个铺。

   当兵的睡觉挺有意思,十几个大小伙子脑袋挨着脑袋,到了夜里,咬牙放屁吧嗒嘴打呼噜说梦话的,此起彼伏。好在大家没有患失眠症的,否则就遭老罪了。我有一回夜里说梦话,闹得好几天没人敢搭理我,后来王DR偷偷告诉我说:“你小子夜里一个劲儿喊,统统地死拉死拉地有,吓得我把枪里的子弹都藏起来啦。”

   准是看电影受了刺激,梦见狗日的小日本儿啦!

   电工班的工作很让人羡慕,都说紧车工、慢钳工、吊儿郎当是电工。在车间里,我们屁股上斜跨着一个工具带,上面插着钳子扳子改锥电工刀,满世界瞎溜达。让人觉得电工是又轻松又有技术。其实真干起来,也是很辛苦的,尤其是露天作业的时候多,夏天爆晒,冬天贼冷。处理故障时再找不到毛病,急得肝火攻心。汽车电路还好说,起码直流电没有什么危险,干交流电的活儿就有点悬。人家看我们捏着根破电笔东试一下、西插一下,都说电不打电工,其实是电工挨了打都不好意思说。这一点我可是有切身的体会。人总有粗心大意的时候,好在没有出什么大的问题,挨了两回电打,就学得细心起来了。

   在新兵里,我是头一个开始独立干活儿的,我的师傅尹HS夸我好些日子,班长也在班务会上给以表扬。我说是强将手下无弱兵,老兵们听了都美滋滋的。新兵背后偷着说:“这小子一张好嘴,比不了,比不了。”我也无所谓,心想早晚干件大事儿,给你们瞧瞧!


转自:铁道兵家园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10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