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一无的博客

热爱生活 珍惜生命 遵纪守法 平安幸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引用]从军的苦、乐与奉献。十一~十二。“首长”和上尉  

2015-07-23 11:46:33|  分类: 军事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从军的苦、乐与奉献。十一~十二。“首长”和上尉
2015-06-30 10:36:21 来源:战友 作者:走正步的转业军人 
 
导读: 从军的苦、乐与奉献:十一、 “首长”和他的上尉“秘书”;十二、误伤战士。  1963年铁道兵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大会在北京召开。我营的一位隨军职工、裴领工员,和王军医前去参加。裴领工身高190厘米,身体魁梧,身着呢子便装,十足像位将军。与上尉军医在一?..

   从军的苦、乐与奉献:十一、 “首长”和他的上尉“秘书”;十二、误伤战士。
  1963年铁道兵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大会在北京召开。我营的一位隨军职工、裴领工员,和王军医前去参加。裴领工身高190厘米,身体魁梧,身着呢子便装,十足像位将军。与上尉军医在一起。就像“将军”和“秘书”。
  那时铁道兵乘火车,开免票。少校以上开软席,大尉以下开硬席。他俩在中间站南平上车。根本不可能登记到硬席卧铺。因为干部出差都可以买硬席卧铺,老百姓也可以买。所以硬席卧铺是很难买的。免票一列车只给登记几张。只有坐在硬座上了。列车员看到一位上尉“秘书”倍同的“首长”,怎么坐在硬席座位呢?主动询问。王军医说:我们中途上车,没有登记到卧铺。
  列车员大概向列车长汇报后。请他俩到软席卧铺去了。
  因为当年的软席规定:地方干部14级才能乘软席。据说:江青当年也只是14级。老百姓是不能买软席的。所以软席卧铺就剩余多。
  列车员連车票也不查看。王军医告诉裴领工:你不要说话,将错就错。反正我们有免票。休息了一段时间。裴领工沉不住气了。他知道铁路规章:越席乘车要補票罚款的。到上海一个晚上,若查出来補票罚款几十元是舍不得的。相当于半月工资。在列车员进入包间送开水时,裴领工如实告诉列车员:我们是硬席免票。你给我们换到硬卧好吧。也许列车员看到裴领工魁梧的身体,毛呢中山装便服,十足是位“将军”。有点半信半疑,加之是列车员主动请进来的,硬卧又没有,软卧有空余。她也就做好人,做到底了。普通百姓,上尉军官坐上软卧。托大个子的福了。
  到北京逛王府井百货商店。服务员一看,裴领工的样子,跟着上尉“秘书”,估计也认为是位将军。裴领工为七、八岁的女儿买衣服。服务员一件一件给他挑选。王军医看出,服务员那样热情介绍,又是以貌分析身份了。他也“将错就错”,对裴领工说:“首长,您一个月几百块,就那么个女儿,买件好的”。服务员一听。她判断“对了”,更加热情的给推荐、挑选。裴领工盛情难却,只好花了四、五十元、他三分之一的月工资买了一件衣服。回营后,裴领工还埋怨王军医瞎起哄。整到他逼着买了一件那么贵的女孩衣服。那时的四、五十元,相当于正营级军官三分之一月薪金。现在的正营级军官,薪金大概也在六、七千元吧?等于现在用二千多元买一件小女孩衣服!怎么舍得呢?

十二、误伤战士:
  1961年困难时期。部队搞副业生产。上山挖代食品。一次,一位技术员带着十几个战士。上山挖野芭蕉根,“野猪肝”—一种植物根。大家挑着回来,在山上一棵大松树下休息。一位战士喊技术员,拿手枪给大家过过枪瘾。技术员每人给了一发子弹。瞄准松树打。打完一个再发下一个。每人打完后,自己都要去看打中了没有。那位提岀打枪的战士,打完一发后,把枪交给技术员。自己去看打中了没有。技术员拿着手枪,也对松树瞄准,无意中扣动了扳机。枪响了。那战士倒下了。一发子弹打完了,怎么枪膛还有子弹呢?原来是那位战士本来有一发子弹,他装了进去。他打了一发,另一发已上膛了。他也忘了,自己急着去看。战士急忙把负伤的战士抬回抡救。那位技术员由中尉降为少尉。两个都冤。


从军的苦、乐与奉献:十三、下連队当兵。
  1961年。军委规定:没有在连队当过兵的干部,下放三个月到连队当兵。我参军后,当的是“学习绘图员”、“收方计价员”、“学员”。没有带“战士”二个字。带“员”字不算当兵。炊事“员”算当兵。
  我下放到一連。每天与战士一样出操、劳动。我体力好,什么都干得了。但就是吃饭吃不饱。
  1961年是国家困难时期。营部分饭、分菜。每人一大碗。我基本上能吃饱。但连队不许分饭。一个排,一大桶饭。分好菜,每人都是用军用的小搪瓷碗,盛好饭。连队值班员吹哨,统一开始开吃。吃得快的,马上去盛第二碗。吃慢点的几个,加不上第二碗的。
  如果是比赛谁吃得快。我可以前三名。(几十年后,到工地出差,任吃任喝了。我一直保持着“前三名”离席)。但我是军官,下放当兵,吃快抡盛第二碗,确是不好意思。从未盛过第二碗。饭桶已光光的了。盛第一碗时,也不好意思压紧,松散的盛一小碗。每天饿的真有点难受。一次上山砍柴。到山上后,战士就挖小竹笋烧着吃。他们也给我吃。确实饿了。像熊猫一样吃了十几根。挖胡萝卜,挖起来,擦擦土就吃。
  十几天后。連队工作班的上海藉文书,陈宝兴,1961年入伍的中学教师。他到底是教师,一直注意我盛饭,吃饭。他看到我盛饭也不压紧。从未盛过第二碗。盛饭时,他把我的饭碗拿去帮我盛,压得紧紧的。等于我盛的一碗半了。内心真感谢他。三十多年后1997年,我到上海玩。 约当年援越抗美的战友会面。吃饭时,陈宝兴也在。我特别说起当年他给我盛饭、压紧的感谢心情。大家都笑了。也是当兵走过来的乐趣。
  下放了一个多月。我回营部办事。军医王祥余,看到我瘦了一圈。问我怎么会事。我实话实说:连队不分饭,我不好意思抡第二碗,吃不饱,饿的。他去找营长反映。营长一见,确是瘦了。告诉我:“你先回来吧”。第二天我比兔子跑得还快,回营部。饿得确是难受。但仍戴列兵军衔。过了几天,团里来电话。要我去参加勘测一条军用铁路。营长告诉:“你换回军衔,算你下放”。我说“不换了,戴列兵也一样干”。其实我想:不戴够三个月,以后再叫我補够。当兵不怕,我年龄和战士差不多,体力好,出操劳动什么都不下战士。但饿的受不了。


转自:铁道兵家园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1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